91香蕉草莓

看到李承乾发了这么大的火,杜如晦也只能劝慰道:“殿下,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大军每日的消耗是个天文数字,现在又赶上了发水这档子事,所以你要体谅陛下的难处。”

李世民不担心李靖和侯君集他们几个人会抗旨,唯一担心的就是他这个一打仗就红眼的儿子,所以就得派遣一位重臣前来,思来想去后才决定派杜如晦来,他是真怕李承乾给他来个将在外君名有所不受。

“而且这次西征不仅歼灭了吐谷浑军的主力,更是为我大唐经略西域扫平了道路。刚才入营的时候老臣还听说你们斩杀伏允,并俘虏大量的王室成员,这可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同时也为我们的谈判提供了重要的筹码。”

特么的,这还真是天不亡他慕容一家,老子这次死伤这么弟兄,最后反而成了他的王位,为他作了嫁衣,这可真是特么的窝囊啊。

于是,狠狠多几下脚后李承乾咬着牙给杜如晦回了一句:“遵旨行事,停战谈判。”

看到太子咬牙切齿的样子,李靖能理解他,像这样的事他这辈子见的多了,要是像李承乾气性这么大早就气死不是。

于是上前拍了拍李承乾的肩膀安慰道:“殿下,来日方长,你将来的路还很长,这些残匪早晚都会折在你的兵锋之下,何必计较一时的长短呢。”

李靖是看出来,这位太子别看年纪不大,但身上的那股开疆拓土的雄心可一点都不比他老子小,所以也就没必要着什么急,什么时候处理了国内的麻烦再打回来也就是了。

李靖说完以后,侯君集也接了一句:“就是,殿下,大将军说的对,咱们回去暂作休整,再打回来也就是了。”

看到大伙都这么说,李承乾也不好在矫情什么,长长的叹了口气后随即言道:“那咱们是不是一起讨论怎么和吐谷浑谈判一事。”

唐军的中军大帐,新任的吐谷浑大相慕容安和一早就作为唐军俘虏的慕容堪被慕容顺指定为谈判大使,双方就国境线的划定、俘虏交换上、战争赔偿的问题上没有一项是能谈得拢的。

“杜相,您看着能不能再少一点,一名王室成员三千贯,你们可抓了二百多人。还有那么俘虏,将领千贯,士兵一贯,这和打劫有什么却别啊!

虎牙气质邻家妹妹日系甜美写真

再说据本相所知贵军在占领等地大肆的掠夺部落的牛羊马匹,甚至连伏俟城你们都没有放过。大吐谷浑国库三百年的积蓄都让你们都搜刮的一干二净了,我国还去那里找那么多么钱去陪给你们?”

慕容安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着,他实在是难以想象这些平时处处谦和的唐人,今天为什么变的和波斯商人一样锱铢必较了,他们的孔孟之道不是这么讲的啊。

“慕容大相,本相要提醒你,自我朝立国以后是贵国屡次三番骠掠我朝边境,就比如说武德四年和贞观三年所以说这场战事就是你们挑起来的,我们大唐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好不好。”

“还有你说那些掠夺占领地的民财完是无稽之谈,我唐军向来纪律严明于百姓之间那是秋毫无犯,所以这些事肯定都是你们的散兵游勇所为。不说这是贵**队的一贯传统,你们那些士卒见大势已去,抢掠些民财度日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嘛。”

杜如晦是骂人不带脏字,明里暗里挤兑着对面的两位,说他们国家的军队都是土匪一样的家伙,而且还有理有据的来证明自己的话正确性。

都说是打人不打脸说话不揭短,可杜如晦偏偏是既打人还打脸,噎的慕容安除了“你”这一个字外什么也说不出。

用李承乾的话说这就是胜利者的权利,胜利者不需要做出那么的解释,他们有权利把所有的锅都甩给失败者。

“杜相不亏上国宰辅,巧舌如簧这四个字用在阁下身上那真是再合适不过的了。不过贵国在土地上的要求是不是有些不恰当。

这里的土地本来就十分贫瘠,三分之一的国土已经是做了最大的让步了,可你们却提出要一半。你们不是大唐不是一向与仁义著称吗?这么做不是把那些贫苦的牧民逼死吗?”

慕容堪说的非常没有礼貌,不过杜如晦听后也只是微微一笑,在战场上打不过,还不让人家快活快活下嘴了,所以也并没有和他过多计较。

随即抿了一口热茶之后,沉声言道:“慕容将军,你是个军人,应该知道战败是什么后果,我大唐是战胜国,有权利,也有能力提出一切我们认为合理的条件。

如果你们不能做主的话,可以让贵国的新国主来,我大唐保证他在双方和谈时的安事宜。

并保证不管结果是什么,一定完好无损、毫发不伤的给你们送回去。怎么样?这样能显示我们礼仪之邦的诚意了吧。”

沉思了片刻之后,慕容堪盯着杜如晦说道:“本帅久慕中原文化,听说贵国历史上有个赵氏孤儿的典故,不知道大唐怕不怕呢。仗你们赢了,我们自然要照你们说的做。不过,贵国如此对待邻国不怕有一天举世皆敌吗?”

呵呵呵,“这就不劳将军多虑了,我唐军中大小将校皆为四海英豪,士卒儿郎皆为九州豪杰,自然不畏惧任何国家的挑战,东突厥就是最好的例证。好了,既然将军同意,那本相就针对贵国赔款做出了这样的方案。”

“不管是王室的成员还是普通的士卒一律让贵国以牛羊,马匹的作为交换单位,交付一批物资,放还一部分俘虏,三到五年之内部付清。当然他们在我大唐的消耗的粮食也是要找你对兑现的,另外割让土地的内的吐谷浑百姓划归大唐。”

“但伏俟城必须还给我们!”,这是慕容安最后最低的底线了,如果不能要回自己的国都,那这一切就都没有意思了。

“可以,签订国书之后我们就是友好邻邦了,你们可以随时派人接管伏俟城。还有听替本宫给慕容顺捎句话:明犯大唐天威者,虽远必诛。”,话毕就起身出了大帐,毕竟签订盟约这些小事还是不用他这位太子亲自管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