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碰大香蕉91

这一天夜里,天空下起了毛毛细雨,气温也随之降低了许多,一名衣衫褴楼的流浪汉在荒郊的小路上走着,他留着凌乱而蓬松的头,身黑糊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很久没有洗澡的缘故,眼睛里没有神采,像木偶一样走着,整个人看起来邋里邋遢的。

他的手里拿着一张破旧不堪的被褥,脚上穿着一双从垃圾桶里捡来的破皮鞋,小雨时不时的随风飘洒到他单薄的身体上,冻得他瑟瑟抖,就在此时,一座旧得不能再旧的寺庙出现在他的视线中,对于他来说,这样的天气,看到这种有瓦遮头的地方无疑是最好的栖身之处。

看来今晚自己有地方落脚,流浪汉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向着这座寺庙走去,不消片刻,他就来到了寺庙的门前,这是一座破败荒废的寺庙,寺内苔藓遍地,杂草丛生,它的屋角、屋檐都沾满了尘土,呈现出一片荒凉的气息,在漆黑的夜里看起来十分阴森恐怖。

一般人看到这样的地方都会望而生畏,但对于无家可归的流浪汉来说,可是最佳的选择,他快步走进了寺庙之中,里面的情况也是如此,而且感觉寺庙内的温度比外面还要阴冷,他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寺墙上的浮雕已经脱落,只见寺庙的中央处摆放着一尊神像,他的脚下踩着一名面目可怕的鬼怪,可是神像早已破损,看不清曾经供奉在这里的是哪路神仙,但是,他脚下的那个鬼怪的雕像却显得栩栩如生,面目狰狞。

流浪汉看到这样的景象夜不免有些心有余悸,按照常理来说,大多数的寺庙是供奉各路神仙的地方,待在这样的地方必然会感到心神安定,然而,神像已毁的破败的寺庙很容易被邪气侵入,成为阴灵集聚之地,如同一栋鬼屋。

虽然如此,但流浪汉还是决定今晚暂时在此借宿一休,他随便的收拾一下,便在寺庙的一处角落下靠墙而坐,由于寺庙里特别的阴冷,他从随身的袋子里拿出一些废纸和木头,在旁边生起了一团火,随即裹上那张破旧不堪的被褥席地而睡。

流浪汉或许是在外流浪太久,风餐露宿,很快的熟睡过去,不一会儿便响起了呼噜声,到了深夜,一阵阴冷的风吹进了寺庙之中,把那一堆微弱的火光熄灭,只见一名诡异的身影正摸着墙壁缓缓的来到了流浪汉的位置上,冰冷的双眼正死死地盯着他。

正在熟睡中的流浪汉隐约听到一些人的说话声,这些说话的声音由远及近的在耳边低语着,让他很不舒服,开始他以为自己在做梦没有理会,突然,这些声音猛地变大,直刺耳膜,让他瞬间惊醒,他看了看漆黑的四周,细听之下,确实有些诡异的说话声在寺庙中萦绕着。

流浪汉一下子精神紧绷,屏住了呼吸,迷迷糊糊中他看到了一些黑影从不远处的地面上冒出,他整理了一下思绪,壮了壮胆子,对着前方叫了一声:“你们是什么人?”

“哈哈哈哈·····”没想到他这么一问,前方的黑影却出了一阵阵可怕的笑声,那种感觉就像是尖锐骇人的声音在夜色里回荡,让人瞬间窒息,肝胆俱破。

就在这时,流浪汉看到了更可怕的一幕,那尊残破的神像脚下的鬼怪似乎动了一下,他的双眼闪过一抹红光,好像正对着自己咧嘴大笑,看到这样的诡异恐怖的景象,即使在外流浪已久的他也早已按耐不住,连忙夹着自己的被褥夺门而逃。

当他跨出寺庙大门之际,只见旁边的墙壁上伸出一只苍白的手,流浪汉吓得连忙躲避,一不小心便向着寺庙外摔了过去,就在这时,一名男子的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流浪汉看到有人出现,连忙抓着那人的脚求救道:“救命,寺庙有鬼····”

乡村街道旁的迷人小可爱

然而,男子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漫不经心的对他说道:“我对男人没兴趣,赶紧给我滚!”

流浪汉抬头正打算继续说着什么的时候,却现那名男子的眼中流露出一种可怕的感觉,这种感觉和里面的那些黑影一样,流浪汉见状,不敢再说什么,连忙夺路而逃,他怎么也没料到自己今晚无意之间闯入了一处鬼窝之中,此时,这名男子却转身向着寺庙中走去。这名出现在寺庙外的男子正是前些时候被张美月和百鬼众修理过的欲色鬼,他所进入的这座荒废破败的寺庙也正是他所在的鬼势力的栖息之地。

欲色鬼缓缓地走进了寺庙,漆黑的寺庙内出现了几名外形各异的黑影,身上散着强弱不一的鬼气,他们似乎与欲色鬼是一伙的,看到他的到来后,其中一名黑影笑道:“欲色鬼,你怎么把那人给放了?”

欲色鬼则一脸不以为然的回答:“他又不是美女,我可不想让这些家伙弄脏我的手。”

“果然是欲色鬼,很有原则!”那名黑影说完,渐渐的露出了身形,只见他从旁边的墙壁处冒了出来。是一名脸色惨白,瘦骨嶙峋的男子模样。

欲色鬼听后也淡淡的应了一句:“摸壁鬼,别在我面前装模作样的,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开个玩笑都不行,那我不说好了,你最近火气蛮大的,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事?”摸壁鬼随即问道。

“别提了,反正说了也没用。”欲色鬼随意说了一句。

“莫非是那些人类的驱鬼者么?”另一名黑影问道,他也从漆黑中显露出身形,只见一名身长三尺,下半身却只长有一条腿的怪异家伙走了出来。

欲色鬼看了他一眼,也缓缓地回答:“一足鬼,你所有不知,如果只是那些人类的驱鬼者,那我倒也不觉得什么,毕竟咱们人鬼之间不相容,但最近我却被同类给压制着,心里很不爽。”

“哦,听你这么一说,究竟是哪路鬼有眼不识泰山,敢欺负到我们的头上来。”一足鬼也有些意外的问道。

“对啊,以你的性格怎么会这样忍气吞声?”摸壁鬼也有些疑惑的问道。

欲色鬼摇了摇头,继续说道:“谁叫那些家伙是百鬼众,他们人强马壮,我们势单力薄,不忍气吞声还能怎样。”

“原来是百鬼众,现在他们在鬼世界的名声浩大,确实招惹不起。”摸壁鬼也附和道。

一足鬼也赞同的点了点头道:“我听说他们的领可是摄青鬼,难怪会如此嚣张。”

正当他们议论之际,寺庙中的破败神像下的鬼怪动了一下,他的双眼闪烁着一抹红光,接着,一股鬼气从这副雕像中散而出,一只和雕像差不多的身形从里面冒了出来。

这只鬼的鬼气似乎比他们三个要强,欲色鬼、摸壁鬼与一足鬼看到他的出现后也变得规矩了许多,那个突然出现的鬼怪也似乎听到他们三个的对话,看着他们说道:“百鬼众又如何,传闻他们是由一百只鬼所组成的鬼怪军团,但你们确定这是真的么,有没有亲眼见过?”

欲色鬼、摸壁鬼与一足鬼三个听后,也觉得好像有点道理,他们也是从其他的鬼口中听说而已,确实没有见过,而且那些百鬼众每次出没都只不过是五到六名而已。

他们不敢作声,只是摇了摇头,那名鬼怪见状也开口说道:“你们只是道听途说而已,怎么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老大说的有道理,我们确实武断了一点。”欲色鬼连忙回应。

那名鬼怪缓缓地示意道:“放心吧,欲色鬼,你的事情我早已得知,既然你是我们一伙的,我绝不让你受半点委屈,那些家伙敢找我们麻烦,我们也不会让他们好过。”

“谢谢老大!”欲色鬼连忙谢道。

此时,摸壁鬼却说道:“老大,话虽如此,即使他们没有那么多,但他们的领可是位有名的摄青鬼,这也是不好对付的角色。”

那名鬼怪阴笑了一下:“呵呵,摄青鬼又如何,这世上比他厉害的角色比比皆是,而且我收到了消息,摄青鬼昨天已经离开了京城,要打垮那群所谓的百鬼众也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听起来老大好像很有办法,不过单凭我们几个,您确定可以吗?”摸壁鬼也有些担忧的问道。

“当然不止我们,这山野之中还有一群恶鬼盘踞在此,他们与我可是有着很深的交情,也是我们最好的助力,只要我一句话,他们随时过来帮忙。”那名鬼怪十分自信的说道。

一足鬼听后也若有所思的问道:“老大说的恶鬼莫非是他们?”

“嗯!”他缓缓的点了点头。

欲色鬼和摸壁鬼也似乎知道鬼怪口中所说的恶鬼,立刻露出了惊喜的表情,摸壁鬼笑着说道:“有恶鬼助阵,什么百鬼众根本就不用放在眼里。”

“哈哈哈····”摸壁鬼说完,他们几个都放声大笑,这些笑声在空荡的寺庙中回荡着,让人毛骨悚然,这群鬼怪似乎正密谋着对付百鬼众的计划。

百鬼名录-摸壁鬼

此鬼指的是撞墙而死之人所化的鬼,他们喜欢无声无息的依靠在冰冷的墙壁而行,趁人不备突然出现,把那些靠近情比的人给吓倒,有的甚至会被吓死,属于一种专门吓唬人的鬼类。

民间传说:摸壁鬼属于古代较为常见的鬼类之一,传说这是一种喜欢沿着墙壁走路的鬼,现在已经不多见,他们只是吓唬一些靠近墙壁的途人,虽说并无特别的害人之处,但体质不好的人也会被活活吓死,因此千万不要靠墙走,或随便靠墙休息为妙。

百鬼名录-一足鬼

此鬼又名独足鬼,指的是器官缺欠之人死后而化的鬼,属于残缺鬼一类,身形有三尺多高,背部有鳞甲,长有一只和鸟爪一样的脚,十分怪异,没有什么特别的能力。

民间传说:一足鬼属于较为罕见的鬼类之一,传说在元嘉年间,就有人在白天就见过这种一足鬼,这类鬼有时候也会带来危险,不过遇见他后,只要懂得哄他开心,就会所求必得,否则就会被他恶作剧。